外滩踩踏事故急救护士:望大家都去学习急救知识

从跨年夜外滩救人归来,浙江省温州市儿童医院儿童感染科护士吴小小在微信朋友圈里呼吁:希望大家都去学习急救知识。去上海参加跨年活动的吴小小和温州医科大学同学潘盈盈参与了“12·31”外滩陈毅广场踩踏事件的现场急救。吴小小称这是她经历的“比平日里工作紧张得多而条件却最简陋的一次急救”。

吴小小回忆说,她和潘盈盈是听到警察在现场寻找医务人员后努力挤到临时隔离区域的,她们到达时已经有几名外国志愿者在给伤者做心肺复苏,两人表明护士身份后也参与到急救中。

救护车大约在踩踏事件发生半小时后到达现场。因为没有足够的救护车,警车也被用来运送伤员。吴小小注意到,警车上没有任何急救设备和医护人员。有个外国志愿者一直帮一位伤者在做心肺复苏,按照急救常识,在采取电击除颤并恢复心跳前,心肺复苏是不能停止的,但吴小小和那名外国志愿者未被允许上车继续施救。

此后,临时隔离区域内集中的伤者越来越多,却几乎没有新的懂急救的志愿者加入。这让吴小小意识到,中国的公众急救教育严重缺失。

她回忆说,有现场群众使劲按压同伴的胸部,但是位置是错误的。“在医疗志愿者数量严重不足的情况下,我完全没有时间去纠正这个错误。错误的心肺复苏是救不回伤者的,按错位置还会导致伤者肋骨断裂,引发二次伤害。”运送伤员时,有人直接拉着伤员的手和脚往车上送,“这是极其危险的,因为他们根本无法判断伤者有没有颈椎和脊椎损伤,如果有,这种做法可能导致伤者高位截瘫。正确的做法应该是保护好颈椎和脊椎,平抬上救护车”。

多次参加赛事保障、持有国际权威机构美国心脏学会颁发急救证的一位资深急救专家介绍,在国外,救生员通常都是普通公众,他们接受过专业的培训并通过考试。一旦有人发生意外,救生员会在救护车到来之前根据伤者伤情采取相应措施。企业要按照员工人数比例配置救生员,救生员往往由经过培训的公司员工兼任。但我国公民急救知识培训还很欠缺,仅有不到1%的人接受过急救培训。这位专家透露,我国很少对警察开展急救培训,而警察往往是最先达到急救现场的人群,很多时候他们到的比救护车还早。这位专家呼吁,应该首先对警察、教师、公交车司机等群体进行急救教育。

吴小小在微信朋友圈里简单记录了参与这次跨年急救的情况,她向中国青年报记者解释道:“我不是想因为这个出名,希望媒体能够呼吁,让更多的普通民众学习急救知识。”


我沐浴在美好的感情之中

快乐在交往之中。每天交流,有时亲情,有时友情,有时爱情。我的身体和灵魂沐浴在美好的情感之中,有同情,有关爱,有激情,有柔情。就像浸淫在一池清澈的温水之中,身心舒适,沾沾自喜。


乌克兰日记:绝望的滋味

我们前前后后奔走了三天,到各个民兵武装组织的军事据点去解释来意、签字画押,终于被同意到机场附近去拍摄采访。顿涅茨克机场因为它的战略意义,从东西部一开战就激战到现在。


不能让踩踏健忘症再跨年

踩踏悲剧发生后,网络舆论场在还原现场的同时,也在猜测悲剧原因中陷入了混乱。愤怒的人们习惯性地陷入灾难情绪中,从网络碎片化的传闻中寻找导致悲剧的原因并义愤填膺地脑补当时现场:有传闻称当时有人往下抛洒美钞造成哄抢,立刻便有人把矛头指向了可能的抛洒者……


对比东京和北京的票价

从地铁票价与居民收入的对比角度看,北京地铁票价比起东京略贵。北京地铁运营方在涨价后,能不能很好地实现盈利,能不能把让北京地铁更加人性化,恐怕是下一步的课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