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受害国可联合申请设“慰安妇日”

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院长苏智良,为揭露日本帝国主义篡改历史教科书真相呼吁设立国际公祭日,13年来一直没有放弃过努力。昨天,中国首个国家公祭日上,苏智良感叹道:“我们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京华时报记者张然

成世界级纪念日未来道路还很长

□国家公祭

“这不是一个短暂的行为。我把它看成是中国现代国家制度——国家仪式的很重要的部分。”

京华时报:您早年就参与过设立公祭日的呼吁,当时是什么情形?

苏智良:13年前我写过一本书叫《日本历史教科书风波的真相》,针对日本修改历史教科书的内容、观点、问题性质以及由此而起的长期斗争,亚洲各国的反应作了分析。在写书的过程中有过一些思考,提出了相关的建议。

京华时报:具体是什么触发了您的这一想法?

苏智良:大概是1991年、1992年间,我在日本的东京,看到作为战败国的日本,每年的8月15日战败日(日本称终战日),全国各地都要举行各种仪式,以示纪念。其中最受关注的就是“战殁者追悼式”。追悼式通常在东京武道馆举行,由天皇和首相、众参两院的议员、内阁成员及死亡者家属出席,会场上气氛“庄严肃穆”,参加者依次向“英灵”献花。当时给我的感受很震惊。这种比较是强烈的。

京华时报:具体书里是怎么建议的?

苏智良:我写到,作为战胜国的中国,半个世纪过去了,我们还没有一种神圣的、固定的仪式,来追悼千万的死难者,来哀思难以统计的抗日志士……我们应学习俄罗斯等国,建立国家级永久纪念仪式。

京华时报:如今真的设立了公祭日,您有什么样的感受?

苏智良:我们终于等到了这一天。这不是一个短暂的行为。我把它看成是中国现代国家制度——国家仪式的很重要的部分,并不因为将来中日关系的好坏而消失或张扬。因为我们不仅仅是针对日本。另外,这样一个国家公祭日,能不能在国际社会上做好宣传,最后也能像奥斯维辛集中营大屠杀纪念日那样成为世界级的一个纪念日,我们还要做很多的努力。

人物简历

苏智良,1956年生于上海,祖籍浙江嵊州。上海师范大学教授、博导,专门史博士点带头人,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基地上海师范大学都市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人文与传播学院院长,兼任上海历史学会副会长、中华日本学会常务理事、中国社会史学会常务理事、中国现代人物研究委员会主任、上海市初中历史教科书主编等。近年主要著作有:《慰安妇研究》、《罪孽滔天——二战时期日军慰安妇制度》(主编)、《日本历史教科书风波的真相》、《日本历史教科书评析》(副主编)、《东亚三国的近现代史》(合作)等。

□世界影响

将成纪念二战重要标志仪式

“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仪式的确立与成型,将成为当今世界纪念二战的重要标志性仪式之一,表明中国对历史的认识和做法已经汇入国际主流体系。

京华时报:我们应该如何正确理解公祭日?它仅仅是中国的吗?

苏智良:“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仪式的确立与成型,将成为当今世界纪念二战的重要标志性仪式之一,表明中国对历史的认识和做法已经汇入国际主流体系。我建议修建中华民族反法西斯战争忠烈祠,对在抗日战争这场伟大战争中百折不挠的英雄人物,对为国家和民族大义、为人类正义而献身的人们进行永久祭奠。

京华时报:如何才能如您所说,使公祭日成为世界级的一个纪念日?

苏智良:从各地来说,公祭日既是缅怀南京大屠杀中的死难同胞,也是哀悼所有被日本法西斯杀害的无辜民众。那么我国各地如何追念与缅怀,是应该深入探讨的事情。从南京来说,南京的民众和团体,将来应走出去,不仅要与卫国战争纪念馆、奥斯维辛集中营博物馆等建立联系,互相合作。也可到广岛、长崎去交流,因为南京大屠杀及日本老百姓被害的肇事者,都是日本军国主义。日本发动的那场侵略战争使广岛、长崎遭到灭顶之灾,我们应该共同谴责日本军国主义和法西斯主义。

京华时报:在提升公祭日影响力方面,有哪些国际经验可以借鉴?

苏智良:举个例子来说,波兰奥斯维辛集中营里至少有110万犹太人遭受纳粹屠杀。1945年1月27日,苏联军队解放了奥斯维辛。2005年,联合国第60届全体会议决定将每年的1月27日定为“国际大屠杀纪念日”,以此反对任何否定纳粹大屠杀历史事实的做法,并要求所有国家教育并帮助下一代了解有关种族屠杀的罪行。此后有多个国家已将该日设为公祭日。

□深层思考

受害国可联合申请设“慰安妇日”

“我们可否联合韩国、朝鲜、荷兰、东南亚等日军性奴隶制度受害地区,要求联合国建立‘慰安妇日’”

京华时报:对于多国要求联合国设立“慰安妇日”,您有哪些具体的建议?

苏智良:例如,我们可否联合韩国、朝鲜及东南亚国家等日军性奴隶制度受害地区,要求联合国建立“慰安妇日”。8月14日是世界公认的第一个站出来的“慰安妇”幸存者金顺姬公开自己身份的日子,目前已有日本、韩国的民间团体向联合国提议设立“慰安妇日”。

京华时报:“慰安妇日”和“公祭日”两者的逻辑关系是什么?

苏智良:要做好国际社会宣传,不能仅仅停留在对侵略者残暴的控诉和受害者遭虐的展示上,而应在揭露侵略者罪恶的基础上,思索侵略战争对人的良知、人性和人类文明所造成的戕害,关注战争中的生命个体、国家民族和人类的命运。这包括受害者本身,也包含加害者群体。

□未来工作

抗战领域还有很多课题值得研究

“如果我们自身做得还很不够的话,又怎能理直气壮地斥责别人健忘或有意抹杀历史呢?”

京华时报:在谴责否认历史的行为的同时,我们自己的工作做得够好吗?

苏智良:我们必须认真踏实地做好抗日战争历史的研究,尤其是资料搜集,亲历者、受害者的口述调查,对抗战遗址进行切实的保护和利用。抗日战争领域还有许多课题值得刻不容缓地去研究,我们需要更多的、高水平的研究成果。

京华时报:对于南京大屠杀受难同胞纪念馆应升格为国家级纪念馆并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呼吁,您如何看待?

苏智良:我认为升格指日可待。纪念馆前段时间封闭修改陈列。经过升级以后规模非常大,质量也很高。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我们应该广泛学习。你去奥斯维辛集中营纪念馆,不得不佩服他们对历史遗迹的保存意识。包括焚尸炉、铁轨、铁丝网,所有的建筑保存得非常好,就像德军刚刚撤退一样。观众会受到强烈的震撼。在这方面我们需要学习。当中国设立国家公祭日后,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竟指责说,“为什么在二战结束69年后才设定这一国家哀悼日,日本方面是抱有疑问的”。我们的国家公祭日的确来得有些晚了,但这绝非是煽动国恨家仇的民族主义象征,而是成为现代国家的一个标志性仪式。我们常说“忘记历史意味着背叛”,但如果我们自身做得还很不够的话,又怎能理直气壮地斥责别人健忘或有意抹杀历史呢?

背景资料

部分国家二战纪念日

【欧美国家:欧洲胜利日】

5月8日是欧美国家战胜法西斯德国的“欧洲胜利日”。1945年5月8日24时,法西斯德国正式签署无条件投降书。当投降书从5月9日零时开始生效之际,由于时差原因,地处柏林以东的苏联当时已是5月9日凌晨,而在柏林以西的美、英、法等国还是5月8日的下午或晚上。因此,美、英、法等国把5月8日定为欧洲胜利日。【俄罗斯:卫国战争胜利日】

5月9日是俄罗斯法定的“卫国战争胜利日”。1945年5月8日24时,法西斯德国在柏林正式签署无条件投降书。投降书开始生效之际,地处柏林以东的苏联当时已是5月9日凌晨,苏联因此将5月9日定为战胜德国法西斯纪念日,又称“卫国战争胜利日”。1995年4月19日,俄罗斯国家杜马通过了5月9日为永久纪念胜利日的法令。

【德国:纳粹受害者纪念日】

1月27日是德国法定的纳粹受害者纪念日。1945年1月27日,苏联红军解放了位于波兰南部的奥斯维辛集中营。该集中营关押着来自欧洲和世界各地的犹太人,100多万人在这里惨遭纳粹杀害。为铭记奥斯维辛的惨痛教训,1996年1月3日,德国宣布设立纳粹受害者纪念日,并将这一法定纪念日定在每年的1月27日。

(原标题:抗战研究还需要更多高水平成果)


用国家公祭将历史刻在人心

谴责那些否认和篡改历史的丑陋行为,是一次表态。对不断抬头的日本右翼势力,对于他们不断否认历史的行径,需要用国家公祭这种形式来表达中国立场。相信日本的年轻人也会关注中国的国家公祭日,他们有权利知道这段历史,避免被日本右翼扭曲和篡改的历史所蒙蔽。


日媒在国家公祭日安静异常

12月12日记者翻遍了当天日本六大主流报纸,关于南京大屠杀和中国国家公祭日,竟再无只字片语。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即使在日本互联网上也只有引自中国媒体的报道,基本看不到本土媒体的评论,好像“南京大屠杀”、“国家公祭日”完全是另一个国家的事,与日本没有半点关系。


垃圾短信为什么会躲着高官走

本来以为垃圾短信是每个人共同的烦恼,没想到这里面,我们的领导也有特权——只要你是一定级别的官员,就可以不必受到垃圾短信的骚扰。这样的“国家机密”,不是媒体扒粪扒出来的,是运营商自己说的。


意味深长的“少年不可欺”

假如大家都提防着自己的创新思想被偷走,何来创新火花的碰撞?我国要成就为创新大国、强国,就必须重视每一个创新的微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