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中国必将挑战美国 不能容忍美军在家门口|中国|美国|崛起_新浪军事

美国“国家利益”杂志网站10月25日发表芝加哥大学政治学教授约翰·J·米尔斯海默的文章称,如果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那么它就将试图像美国主导西半球一样主导亚洲,而美国势必会阻止中国实现“地区霸权”,历史证明自从成为超级大国后,美国未曾容忍过同等级别的竞争对手,始终致力于保持自己身为世界上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而且,包括印度、日本、新加坡、韩国、俄罗斯和越南在内的中国大部分邻国都有可能会加入美国遏制中国的阵营。这样就会引发一场极有可能会引爆战争的激烈的安全竞争。

中国崛起势必会挑战单极世界

自1989年冷战结束以及两年后苏联解体之后,美国做为世界上唯一超级大国崛起。许多评论人员称,我们正生活在地球上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单极世界,即便有人认为中国和俄罗斯也是大国,但这两个国家的实力仍然远远逊于美国,无法以任何有意义的途径对美国形成挑战。因此,大国间的相互作用不会像1989年那样在国际政治中突出,当时全球有两个或更多大国相互竞争。

上世纪前九十年,纳粹德国、日本帝国和苏联让美国忌惮不已。在那段时期,美国介入两次世界大战,并于苏联在全球范围内展开了激烈的安全竞争。相比之下,美国决策者在1989年后不再担心会遭遇大国对战,因此能够自由发动针对小国的战争,无需担心其他大国的行动。事实上,自冷战结束以后,美国已经打了六场战争:伊拉克战争(1991年)、波斯尼亚战争(1995年)、科索沃战争(1999年)、阿富汗战争(2001年-2014年)、伊拉克战争(2003年-2011年)以及利比亚战争(2011年)。与此同时,自2001年以来,美国一直在全球范围内打击恐怖分子。毫不奇怪,自苏联威胁消失后,美国几乎已经失去了对大国政治的兴趣。

然而,中国的崛起很明显改变了这种局势,因为这种发展有可能会根本性的改变国际体系构架。如果中国经济在未来几十年里持续高速增长,美国就将再次面临一个潜在的同等级别竞争对手,大国政治就会完全重现于世。中国经济是否会持续以惊人的速度增长,或甚至是以相对较缓和但仍令人印象深刻的速度持续增长,还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但如果看好中国的人是正确的,那么中国将变成一个世界强国几乎肯定就是21世纪最重要的地缘政治发展。那么,随之而来的一个简单而深刻的问题就是:中国能否和平崛起?

要预测亚洲的未来,就需要有一种能够解释新兴强国可能行为及其他国家可能反应的国际政治理论。进攻性现实主义为中国的崛起提供了重要的见解。文章认为,如果中国经济继续增长,那么它就将试图像美国主导西半球一样主导亚洲。然而,美国势必会阻止中国实现这一意图。中国的大部分邻国,包括印度、日本、新加坡、韩国、俄罗斯和越南,都将加入美国遏制中国的阵营。如此一来,就会引发一场有可能会引爆热战的激烈安全竞争。简言之,文章认为,中国的崛起不可能无风无浪。

需要指出来的是,重点问题不在于中国近期会如何表现,而是在于它在比今天更强大的时候会如何行动。事实上,现在的中国并没有强大的军事力量,其军事力量还不如美国。如果挑起对美战争,对于北京而言就是一个巨大的错误。换句话说,当代中国受到了全球权力平衡的限制,而这种力量平衡很明显有利于美国。就其他优势而言,美国在世界范围内有许多重要盟友,而中国却几乎没有。然而,在未来世界中,力量平衡可能会发生急剧转变,中国会控制比今天更强大的力量,其经济及军事实力可能会与美国相当。从本质上讲,中国崛起后所受到的限制要比今天少的多。

中国不会容忍美国在自家后院

文章认为,随着实力的增强,中国将寻求最大化其与周边国家,特别是印度、日本和俄罗斯等较强国家之间的差距。中国希望确保自身强大,在亚洲不存在对其有威胁的国家。不过,中国不可能会追求可以让它肆无忌惮、征服其他亚洲国家的军事优势。中国和美国之间的一个主要区别是:美国出身于太平洋沿海的一个相对弱小的国家,最终向西扩大成为一个能够主宰西半球的强国。对于美国来说,征服和扩张是建立地区霸权的必要之举。相比之下,中国本来就是一个庞大的国家,无需要通过征服更多的领土来建立一个与美国相当的地区霸权国家。

当然,在特定的情况下,中国也有可能会得出这样的结论:要实现地区霸权,必须要攻击另一个国家。然而,更有可能的是,中国将努力发展经济,使自己强大到足以决定周边国家的行为界限,让它们相信不遵守规则就会付出昂贵的代价。毕竟,美国在西半球就是这么做的。例如,肯尼迪政府在1962年就让古巴和苏联明白美国不会容忍古巴存在核武器。1970年,尼克松政府告诫古巴和苏联不能在西恩富戈斯建立苏联海军基地。此外,华盛顿曾干预多个拉美国家的内政,以防止反美领导人掌权,或者在反美领导人掌权后推翻其政权。简而言之,美国在西半球实施强权政治。

中国强大后有可能会试图把美国赶出亚太地区,就像19世纪美国把欧洲大国赶出西半球一样。中国有可能会尝试制定中国版的“门罗主义”,就像日本帝国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所做的那样。事实上,目前已经出现了这种迹象。例如,中国已明确表示,他们不认为美国有权干涉南海海上边界纠纷。2010年7月,美国计划在黄海举行军事演习,此举遭到了中国的反对。特别是,当时美海军还计划派遣航空母舰乔治·华盛顿号航母到黄海。中国的强烈抗议活动迫使奥巴马政府将原定在黄海举行的演习东移至日本海。

有相当多的证据表明,中国领导人希望发展把美海军赶出由大巽他群岛、日本、菲律宾和台湾构成的“第一岛链”的战力。如果具备了这种能力,中国就能够封锁中国东海、南海、黄海。这样一来,一旦朝鲜半岛发生战争,美海军就几乎无法介入。中国甚至还在讨论最终把美海军赶出从日本沿海到关岛再到马鲁古群岛的“第二岛链”。 如果中国能够获得成功,那么日本和菲律宾将无法从美海军获得支持。文章认为,这些雄心勃勃的目标对中国而言有着良好的战略意义——尽管这并不是说中国一定能够实现这些目标。

此外,为什么一个强大的中国要忍受自己的“后院”里存在美国的军事力量?美国决策者拒绝其他大国向西半球投射军事力量,因为他们认为这些外国军队是对国家安且的潜在威胁。同样的逻辑也适用于中国。美国军队部署在中国的家门口,中国难道会感到安全吗?中国人民必然不会忘记发生在第一次鸦片战争(1839–42)和第二次世界大战(1945)之间的事情:美国及欧洲大国利用中国的软弱,侵犯中国的主权,压榨中国经济,逼迫中国签署不平等条约。

成就地区霸权方可解决领土争端

虽然最大化生存前景是中国寻求主导亚洲的主要原因,但还存在另外一个原因,即中国与其周边国家的领土争端。北京一直致力于实现两岸统一。此外,中国与越南在西沙群岛存在主权纠纷,与文莱、马来西亚、菲律宾等之间在南沙群岛也存在主权纠纷。在东海北部,中国和日本还存在钓鱼岛争端。在陆地上,中国和印度存在边界纠纷。近年来,中国不断加强其活动,以回应印度在中印边境增部军队和建设军事基础设施的活动。

文章指出,这些领土争端对中国的重要性,而且通过外交妥协途径解决这些问题明显不现实,所以对中国而言,强迫可能是中国解决领土争端的最佳途径。具体来说,一个比任何邻国都有强大的中国,将更能够利用军事威胁来胁迫对方接受中国的条件。简言之,成为地区霸主是中国以对己方有利的条件解决领土争端的最佳途径。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这些领土争端,中国还有可能会与邻国卷入淡水冲突。位于中国境内的青藏高原是世界上第三大淡水资源库,仅次于北极和南极。事实上,青藏高原被誉为“地球第三极”。这里也是亚洲许多大河的主要源头,包括布拉马普特拉河、伊洛瓦底江、湄公河、怒江、萨特累季河、长江和黄河。这些河流流入邻国,对无数人的日常生活产生了深远影响。近年来,中国已表示出很大的兴趣,通过建造运河、水坝、灌溉系统和管道,把这些河流的水资源引入中国东部和北部人口密集地区。目前这个计划尚处于早期阶段,还没有以有意义的方式改变这些河流的流量。但潜在的问题是严重的,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下游邻国可能会发现其水供应量明显减少,而这可能会产生毁灭性的经济和社会后果。鉴于水资源在亚洲越来越稀缺,而且这个问题可能逐渐恶化,考虑到其中涉及的巨大风险,未来这种情况下能会导致中国和一个或多个邻国发生战争。

美国及亚太诸国不会坐视中国崛起

除了追求地区霸权之外,一个崛起的中国还将拥有亚洲以外的战略利益,正如美国的核心利益已经溢出西半球。如此一来,中国和美国就有可能会在世界范围内发生竞争。简单地说,如果经济持续快速增长,中国几乎肯定会成为一个超级大国,这意味着中国将构建能够与美国在全球范围内竞争所需的兵力投射能力。中国有可能会特别关注西半球和波斯湾,另外非洲也对北京非常重要。此外,中国无疑将尝试使向能够向遥远地区投射兵力的军事和海军力量,这与美国追求海洋控制的途径大致相当。

历史记录清楚地表明了如果中国试图主导亚洲美国决策者将如何反应。自从成为超级大国后,美国未曾容忍过同等级别的竞争对手。正如其在二十世纪表现的那样,美国决心保持自己身为世界上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因此美国将竭尽全力遏制中国,尽其所能来阻止中国主导亚洲。从本质上讲,美国对付中国的方式可能会与冷战期间对苏联的方式相同。

中国的邻国也肯定会担心中国的崛起,它们也会尽其所能的阻止中国实现地区霸权。事实上,已经有大量证据表明,印度、日本和俄罗斯等强国,以及新加坡、韩国和越南等相对较小的国家,正在寻找方法来遏制中国。最后,这些国家将加入以美国为首的联盟阻止中国崛起,就像冷战时期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最后还有中国和美国一起联手遏制苏联一样。虽然目前中国仍然远远不具备竞逐地区霸权的军事力量,但人们仍然拥有充分的理由担心南海、台湾等问题会引发冲突。

对于美国而言,阻止中国崛起的最佳战略就是遏制。该战略要求美国阻止北京利用兵力扩大领土并加深在亚洲的影响力。为此,美国决策者将会尽可能的与中国周边国家构建一个可以制衡中国的联盟。最终的目标就是构建一个类似曾在冷战期间有效反制苏联的北约的联盟。美国还为维持其在世界海洋上的主导地位,从而使中国难以向波斯湾,特别是西太平洋投射兵力。至于中国的邻国,出于生存的需要,大多数中国的邻国会选择制衡中国,就像冷战时期东北亚和欧洲的许多国家选择加入美国制衡苏联。国家总会希望与最危险的敌人保持平衡而不是追随它。

尽管美国在一段时间内是亚太地区最强大的国家,但它始终太过遥远,并无意在亚洲和欧洲攻城掠池。因此亚太各国被美国吞并和占领的威胁很小,但却害怕中国强大后会像苏联的行径一样。总而言之,如果在未来几十年里,中国经济持续快速增长,那么其最终可能会陷入一场激烈的安全竞争。(知远/北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