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警方打掉诈骗团伙 以残疾补贴为名骗300万

□ 本报记者 王春 本报通讯员 周德峰 徐佳

假借残联、民政、财政等政府部门名义,打着办理“残疾人救助补贴”的幌子,专门针对残疾人及其亲属实施通讯诈骗。

浙江余杭警方历经3个月艰苦侦查,一举打掉以陈某为首的福建安溪籍特大通讯诈骗犯罪团伙,捣毁诈骗窝点11个,抓获涉案人员19名。此案涉及浙江、安徽、江苏、福建甘肃、新疆等24个省份,200多人被骗,涉案金额300万余元。

补贴陷阱秒杀受害人

4月9日,余杭临平的陈师傅接到一个电话。一名自称残联工作人员的女子问他,是不是陈阿莲(化名)的家人,陈师傅说“她是我姐”。对方清楚地报出陈师傅姐姐的身份信息及残疾情况,并说有一笔4980元的残疾人补贴要转到陈师傅卡里,需要陈师傅到ATM机处理。

陈师傅每月工资不到3000元,姐姐是残疾人,父母年迈,他是家里的顶梁柱。接到电话后,陈师傅急忙赶到附近一家银行网点的ATM机。接通电话后,对方指导陈师傅在ATM机上输入4个数字——4980后,对方就匆匆挂了电话。陈师傅发现自己卡里的余额不但没多,反而少了4980元,赶紧报了案。

两线出击捣毁黑窝点

余杭警方发现,同类型案件余杭区已发生4起,杭州达30余起,浙江及全国多个省份都有发生。案件受害人涉及24个省份,多达200余人。被骗钱款都在福建厦门、湖北孝感两地通过ATM机取现或POS机套现。

6月初,专案组派出警力赶赴福建厦门、湖北孝感,先后调阅各大银行105个点位的海量监控。经过一个多月侦查,分别查明福建厦门9个、湖北孝感两个共11个诈骗窝点位置。

7月16日上午,专案指挥部发出收网指令,厦门、孝感两地同时收网。近百名警力分成11个行动组,成功捣毁11个诈骗窝点。在福建厦门抓获陈某、易某夫妇等12名犯罪嫌疑人;在湖北孝感抓获陈某火等5名犯罪嫌疑人,查获大量用于诈骗的残疾人信息、500余张银行卡、SIM卡、手机、POS机及赃款11万余元。

诈骗团伙公司化运作

7月18日,17名涉案人员被押解回余杭。之后,余杭警方相继于7月29日、8月7日,在厦门抓获王某等另两名诈骗嫌疑人。

经初步调查,这是一个以陈某、易某夫妇等人为首的福建安溪籍特大诈骗团伙,内部有着严密的组织分工,主要由老板、“客服”、取款人员等组成。陈某担任诈骗公司董事长,负责招募人员,提供租房和诈骗信息,结算诈骗获得的赃款,按照分工付给各层级人员报酬。每个窝点一般有两名诈骗人员,一个冒充残联或民政局工作人员,拨打残疾人家属电话;另一个冒充财政局工作人员接听残疾人家属电话,诱使残疾人家属转账。

民警在诈骗人员窝点查获大量残疾人信息,包括姓名、电话、身份证号及残疾类别等。

“客服人员”负责接打电话。根据受害人银行的不同,选用不同转账流程。实施诈骗人员有底薪和提成,每成功行骗一次,就会拿到10%左右的提成。“取款人员”专门负责提供银行卡,一旦行骗成功后,还负责立即将骗得的钱从主卡转账到各种子卡中,最后安排马仔取现或POS机套现。

必备黑银行卡手机卡

据犯罪嫌疑人交代,他们用于诈骗的电话号码都是购买来的手机黑卡,为了诱导受害人“入局”,他们特意购买受害人所在省份的手机黑卡用于诈骗,每张手机卡30元至50元不等。

黑手机卡是用来发布诱饵的,黑银行卡则是用来转账取现或套现的。

据犯罪嫌疑人交代,他们用于诈骗的银行卡也是买来的,每张200元左右。这些银行卡的开户身份信息均是有效的,涉及全国各地。负责取款的陈某火称,他负责从黑市购买各种银行卡,接到诈骗得手的通知后,他立即通过网银转账,再吩咐手下的马仔取钱。

“我们用的银行卡是别人去银行柜台冒名办理的。我把主卡上的钱迅速转账到许多子卡中,银行监测不到,公安要冻结那些钱,就要跑许多银行,趁这个过程,我们就可以把钱取走,追查特别难”。陈某说。

目前,陈某等14人已被检察机关依法批准逮捕,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2名性侵女学生罪犯为何判死刑

在嫖宿幼女罪刚被废除后没几天,最高法核准了两名性侵女学生罪犯死刑,自然会让人联想到最高法是在借此释放这样一个信号:今后凡是性侵女生的罪犯都将从重惩处,企图挂靠嫖宿幼女罪逃避法律严惩直至死刑的路已经走不通了。


三招让“阅兵蓝”常驻北京

30年前,有一件比治污更难的事儿,就是计划生育,这都干成了。虽然产生了诸多其牵牛扒房的悲剧和诸多争议,但从执行的角度,各级政府都显示出强大的执行力。治污这事儿,也同样的道理,只要地方官员们狠下心来,肯定能干成。


中国经济放缓靠买买买扭转?

不能正确理解中国经济增长不均衡的原因会导致错误政策出台。如果问题关键是短期需求不足,那么,消费增长就变得很重要。当投资急剧下降,全球贸易处于停滞,中国——跟每个其他国家一样——出现了产能过剩。但这是一个周期性出现的问题,跟长期经济增长无关。


家长以死逼孩子上大学错了吗

在教育资源不能绝对公平的社会,在学费生活费越发昂贵的今天,孩子的父母未必不明白学历并没有那么值钱,毕业后也未必就可以一帆丰顺挤进城里过好生活,可是他们并没有更多的的选择。上学也不过是无路可走之下一条尚且能给人与一点光明的路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