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一林场党委书记暴雨疏散民众被泥石流冲走

昨日上午,随着雨水逐渐停歇,包括从化市区在内的大部分地区的积水开始退去,很多受灾群众也都获得安置。不过,受灾较为严重的温泉镇、良口镇部分地区都出现停水、停电的情况,积水退去后的温泉镇度假区也是一片泥泞,居民的生活大受影响。

据从化市截至昨日19时通报,截至昨日上午10时30时,流溪河水库水位为228.8米,离汛限水位还有4.7米(流溪河水库汛限水位为233.5米),因此,流溪河暂不需泄洪。

市区

部分地势低洼城区水深过肩

昨天上午,从化市区主干道积水逐渐退去,道路两侧的人行道仍满是淤泥,部分地势低洼的城区积水过肩,下围村、城南村等城中村情况最为严重,大批受灾群众纷纷来到临时庇护站内暂避。

昨日下午,从化市区部分路段积水仍未完全散去,河滨北路一段近一百米长的路面被及膝的积水覆盖,涉水前行的公交车只能勉强通过,多辆摩托车都在道路中央熄火,而不少小车和行人都被迫绕道而行。

临时庇护站中心主任江文姬称,到昨天上午为止,庇护站已经安置了60多名灾民。而在这些被安置的灾民当中,大部分是来自从化市区周边的老城区,也有一些是从温泉镇赶过来,当中不少还是孩子和老人,还有一名孕妇。

大水冲走车牌警车也未幸免

昨日上午11时34分,@广州从化公安发布微博称,暴雨导致很多车主车牌掉落,该市城内派出所民警在处警、巡逻过程中,捡到大量车牌,请车牌遗失的车主携行驶证到城内派出所办理领取,并晒出了20多个车牌。而且,该派出所昨天在出警过程中,由于开启冲锋舟模式,导致粤A7111警警车车牌也遗失,微博中呼吁捡到市民交到城内派出所。

从化市公安局人员昨日下午称,目前已经陆续有市民到派出所认领车牌,但警车车牌还没找到。有网友质疑为何警车车牌也会掉,公安局官微回应称警车并非特制车辆,比很多私家车质量还差,在水浸的街道不断往返,被冲掉的可能性也会比其他车辆高出很多。

温泉镇

淤泥困民且大面积停水停电

在从化温泉镇牌坊一带,虽然积水在昨日上午已基本退去,但积水带来的大量淤泥却仍然堆填在道路上,给居民出行带来极大的困扰。记者在现场看到,从温泉牌坊到碧泉路一带,几乎整个温泉度假区的路面都被厚厚的淤泥所覆盖,居民只能穿着雨鞋或光着脚丫出门。

在温泉镇经营酒店的廖女士告诉记者,除了遭受淤泥围困以外,镇上大面积停水停电。昨日下午5时许,一辆应急供水车停靠在温泉牌坊附近,免费向当地居民提供用水。不少居民都纷纷提着大小水桶,前来排队接水。

据温泉镇政府人员称,截至昨日傍晚,该镇交通已基本恢复,暴雨主要造成村落塌方较严重,风景区、各温泉度假区受影响则较少,已知有小部分度假村内出现山泥倾泻,但并不严重,温泉水质、配套服务等受影响也不大。截至昨日19时,该镇仍在统计受灾信息。

良口镇

估计全村庄稼都所剩无几了

良口镇达溪村是受灾情况最为严重的村落之一。

昨日中午,村内仍然停水停电,而且没有通讯信号。记者跟随施工队的铲泥车沿山路进村,沿途看见多处山体坍塌,导致原本就崎岖难行的山路变得更为危险。

虽然村庄里的积水已经基本散去,但村民老王仍站在农田里,看着一片片被洪涝连根拔起的农作物以及倒塌的庄稼架,叹息不断。“损失多少,我到现在也还不敢去算,估计全村的庄稼都所剩无几了。”老王告诉记者,除了大片农作物被毁,村内还有很多间平房都出现倒塌,“住在河涌旁边那家人有6间平房,倒了4间”。

特写

“最后一刻,他心中仍然挂念着群众”

——流溪河林场副站长回忆李国良殉职细节

前日上午10时30分许,良口镇大雨瓢泼,53岁的流溪河林场书记李国良带着司机准备前往三桠塘幽谷景区一带查看灾情。通知完最后一批仍在山上施工人员撤离后,李国良在返回的途中,被身旁山体突然崩塌所形成泥石流吞噬,不知所终。前天下午4时许,救援人员在塌方处的泥土之中找到李国良,当送到良口医院时,医生宣布李国良已经殉职,随行司机受轻伤。

昨日下午3时许,记者来到李国良生前所工作的流溪河林场,林场内的工作人员无不对李国良书记的牺牲感到悲痛和惋惜。林场副站长康先生在接受新快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李书记凡事亲力亲为,一心为工作,林场上下对其敬佩不已。

新快报:能介绍一下李书记生前一些工作情况吗?

康副站长:上年2月底,李书记从白云山风景名胜区调来林场担任党委书记,当时他对山区情况还不太了解。为了能够深入群众,他每天都前往了解林场辖区内群众的实际困难,很快了解和摸熟了当地的情况。我们一起共事已经一年多了,他凡事都亲力亲为,对待工作一丝不苟,我们都是打心里对他非常敬佩。

新快报:当时李书记是去巡查吗?

康副站长:山区每逢雨天、洪涝灾害,塌方滑坡经常发生。由于林场辖区范围非常大,如果遇到灾情,所有人员只有第一时间分工分片,通知群众疏散,才能确保第一时间通知辖区内的群众撤离。大家早已知道山体存在随时塌方的危险,但是为了确保上山的人员安全,李书记带着司机立即去到山顶景区,通知完最后一批人员撤离,谁知他自己却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意外。

新快报:事发时,李书记在电话里说了些什么?

康副站长:大概10点多,李书记来到我负责的区域,当时问我:“105国道部分路段塌方的情况有无上报?”我回答:“已经上报。”随后我继续向北,李书记开始上山,这是我与李书记最后一次对话。10点30分左右,当时,李书记已经通知完最后一批人员撤离,此时,他正在给场长陈凡打电话了解其它地方灾情,结果说着说着,他忽然就被山上泥石流冲走。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的心里仍然担心着灾情,挂念着群众。

影响

良口镇杨梅产量只剩十分之一

从化良口镇一年一度的杨梅节上周二开幕,因今年雨水天气本已减产近三分之一,前天一场暴雨令大量当季成熟的杨梅掉落,产量再次大跌,主要为黑碳和白腊梅品种。联群村何中太告诉记者,该村杨梅受灾面积2000多亩;另一胜塘村杨梅受灾面积也有300多亩,今年本来有5万斤产量,暴雨过后只剩下5000多斤,只剩下原产量的十分之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