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学界人士呼吁修改法律明确“买拐同罪”

2015年,央视公益行动“守护明天”,关注被拐儿童。从最近五年最高人民法院判处儿童拐卖案件的重刑率看,在惩处人贩,打击拐卖行为方面不断加码,情节严重的已经被判处死刑;但就整体而言,打拐形势依然严峻。

一部分法学界人士包括部分被拐儿童亲属则认为,之所以造成这种局面,是因为现行法律对买家惩处过轻,他们呼吁应该修改相关法律对买家“定罪”,实现“买卖同罪”,这样才能有效遏制儿童拐卖。

案例一:6万元买外孙 换来6个月徒刑

这是一宗发生在河南省荥阳市的案件。马某、王某夫妻二人和朋友驾驶面包车外出,途径宜阳县留召村时,看到一名3岁幼儿独自在路边哭。王某就让丈夫把孩子抱上车,带回了家。随后,王某以6万元的价格把孩子卖给同村杨某做外孙。

而另一边,孩子家长报警,宜阳警方通过走访村民,排查村口的监控录像,将犯罪嫌疑人马某、王某抓获,并成功将孩子解救。与人贩王某、马某一起被抓的还有收买孩子的杨某,并一同被提起公诉。

在庭审中,被告人王某、马某对自己的犯罪行为供认不讳。控辩双方就被告人杨某是否应该免除刑事处罚展开辩论。辩护人认为,虽然杨某以高价收买儿童,但是他对孩子的来历并不清楚。在公安机关解救孩子的时候,也没有进行阻挠,应该免于刑事处罚。但是法院经审理认为,杨某收买儿童,触犯刑法241条,对辩方免于刑事处罚的理由不予采纳。

最终,宜阳县人民法院除分别判处被告人王某、马某有期徒刑8年和10年外,还判处买家杨某有期徒刑6个月。

案例2:四万买孩子 被判7个月监禁

河南开封的李侠,将一儿童陈某从广场骗走,之后又冒充孩子的家属,在网上发帖说要收取5万元钱将陈某“送养”。一个名叫孙泽伟的人在看到消息后与李侠联系,并见面交易。经讨价还价,孙泽伟付给李侠4万元钱,将陈某带至山东省菏泽市曹县家中。公安机关破案后,男童将陈某解救送还亲属。

法院经审理认为,李侠以出卖为目的偷盗幼儿,其行为构成拐卖儿童罪。孙泽伟收买被拐卖的儿童,其行为构成收买被拐卖的儿童罪。依照刑法有关规定,以拐卖儿童罪判处被告人李侠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以收买被拐卖的儿童罪判处被告人孙泽伟有期徒刑七个月。

【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

我国刑法第241条规定,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但同时又指出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按照被买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的,对被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

通常,在基层实际执法中,对于收买儿童一方,通常是没有子嗣,并且将收买的孩子视如己出,通常只要满足“对收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其解救的”,就可以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但在上述两起案件中,河南当地法院分别判处6个月和7个月的徒刑。对此,河南当地法院系统认为要遏制拐卖儿童犯罪,单打击一方是没有效果的。

张立勇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

“现在我们根据法律的规定,必须把终端买主,这种犯罪行为进行打击,才有可能从根本上来遏制、甚至杜绝拐卖妇女儿童这种犯罪,两者必须结合起来,光打击一方面是不够的”。

杜国强

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一庭副庭长

“我国法律绝不容忍任何买卖儿童行为,抱着侥幸心理收买被拐卖的儿童“抚养”,最终不仅会“人财两空”,还会受到法律严惩。”

最高人民法院:拐卖儿童、妇女重刑率达56.69%

上述两起“收买儿童被判刑”的案件来自今年2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通报的8起拐卖妇女、儿童犯罪典型案例。 除上述两起案件外,蓝树山拐卖妇女、儿童案,马守庆拐卖儿童案等恶性案件也作为典型案例予以公布。

蓝树山拐卖妇女1人,拐骗儿童34人,不少儿童被拐10多年后才得以解救,回到亲生父母身边。法院依法以拐卖妇女、儿童罪判处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马守庆拐卖儿童案中,犯罪时间跨度长,被拐儿童人数多达37人,且均是婴儿,其中有1名婴儿在被贩运途中死亡。依照刑法有关规定,法院以拐卖儿童罪判处被告人马守庆死刑。

据介绍,2010年至2014年,全国各级法院审结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案件7719件,对12963名犯罪分子判处刑罚,其中判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至死刑的达7336人,重刑率达56.59%。此类犯罪案件数量自2012年起呈逐年下降趋势。 妇女儿童被拐案件数量下降幅度明显。最高法2月27日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14年,全国法院审结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案件978件,与2012年审结1918件、2013年审结1313件相比,下降幅度明显。

重拳打压之下 拐卖呈现新趋势

最高人民法院新闻发言人孙军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随着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形势的变化和司法机关打击犯罪力度的加大,当前惩治预防拐卖妇女、儿童犯罪呈现新特点,这突出表现在采取偷盗、强抢、诱骗方式实施拐卖儿童犯罪的发案数量明显下降。

与此同时,不法分子不断变换手法,采取更为隐蔽的方式实施拐卖犯罪。比如,事先联系好“买主”,物色、组织孕妇到“买主”所在地,待孕妇临产后即将其所生子女出卖获利,以此逃避长途贩卖、运输婴儿过程中被查缉的风险。此类犯罪手段的变化已引起司法机关的关注。

褚松燕

国家行政学院政治学教授

儿童拐卖是一个复杂的社会问题,买方市场的存在是基于多个因素,比如养儿防老,多子多福这样的传统观念,以及不孕不育等等原因。 从法律角度上,加大惩处,将收买者一律入刑,这是给“收买儿童”设立了红色,即人口是不能买卖的。

但这也有消极方面,就是它可能确实会存在这样一个买卖的需求,于是就转为更为隐蔽、更为黑暗,给打击带来更大难度,同时,也有可能对被拐儿童的安全形成一个危害。

编辑:SN098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苏荣口头禅暴露出什么?

苏荣说“叫纪委查你!”并不是说说如已,而是谁得罪了他,谁就真的可能被查。苏荣是省委书记,叫纪委查谁,纪委不可能不听,这是因为除了省纪委书记是中央任命,其他的省纪委领导都是省委任命,头顶上的帽子捏在他手上能不听吗?


拿什么拯救农民工养老?

国家统计局近期发布的《全国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显示,50岁以上的高龄农民工数量已经逼近4700万,透支身体多年后,这群背井离乡的“爷爷辈”农民工必须要面对更为严重的生存问题——养老


别以“妖魔”心态对高考

这些口号不但夸张,也扭曲高考,让高考“妖魔化”失去人性,变为冷酷的竞技。每年这个时候,在社会舆论和周围环境的影响下,考生和家长都难免有焦虑和紧张情绪,也逐渐有把高考当“妖魔”的心态。


日本丈母娘没有对女婿的刚需

如果日本丈母娘“为了女儿”向女婿要房子车子,不仅会惊呆女婿,也会让女儿觉得母亲脑子出了问题:“我俩觉得没问题就可以了,你有什么发言权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