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交警支队:暂不需要限行外地车辆

昨日,深圳对外地车限行并正式开罚。广州是否限外?广州市交警支队副支队长吴泽驹回应委员追问:暂时不需要。

■新快报记者 谭欢

未达红线暂不限外

“外地很多人关心广州‘限外’的问题,这方面有没有具体举措,有没有准备实施?”昨日上午,广州市政协委员聂磊一坐到市公安局摊位前便开始“问政”。

吴泽驹介绍,广州交警部门每天都进行交通评估和流量分析,“每天都有通行指数公布,现在广州市中心城区高峰期的平均时速还可以达到25公里”。

“还没有到红线,是吧? ”聂磊问。

“对,对。”吴泽驹连声肯定。他认为广州的交通配置比较完善,“北京、上海、广州(相比), 广州的交通能力还是挺合人意的”。

“那有没有一个标准呢?比如我们的通车时速什么门槛,可能会采取‘限外’措施?”聂磊追问。

“这个国家有标准,就是中心城区的高峰时速低于20公里。”吴泽驹回应。

“也就是说(限外)暂时不需要,未来啥时候也不知道?”聂磊问。

“对。”吴泽驹回答。

限外勿搞突然袭击

问完何时“限外”,聂磊说他替外地的朋友“捎”来建议:如果有一天广州“限外”,区域一定要科学划定。“不要整个区、整个区域划进去,比如说海珠西、芳村南部这些地方, 哪怕在早晚高峰也没有那么拥挤。”

他希望“限外”时能列一个“负面清单”,标明哪些路最堵,以主干道来划定限外区域。“还是限一些交通节点,不是面,而是点,是线。”

“这个意见非常好,真的非常好。”吴泽驹连声称赞。他说,交通是一个综合体,如果这条线限了,它的流量马上会转移到另外一个地方。“交通也是动态的,就像水一样。洪水来了,光靠筑坝去堵是堵不住的,要泄洪,要排洪,才能把水降下来。”

“对,对,对。”聂磊听得很认真,反复建议相关部门,“如果有一天要采取措施,应该跟大家做好交代,人性化操作,而不是突然袭击。”

(原标题:广州暂不需要限外)


改革时代寻找失踪的个性官员

我说的这个词是:个性官员。这个词,已经从我们的媒体辞典中消失了,这个群体,好像已经成为改革历史的失踪者。


中央会议释放出重大反腐信号

既然一口锅内吃饭大家没法监督,既然同级纪委很难监督党委一把手,那么,索性改变这种体制。改到什么程度?纪委不再被掣肘、党委书记没法“一言堂”的时候。虽然不一定是中纪委垂直管理,但其实,本质上,相距也不是太远。


方丈的官员朋友圈公开之后

昨天出版的南方周末上,我的那篇《方丈的官员朋友圈》,在网络里被很多人谈论和转发,几成刷屏。一些朋友觉得这样呈现一个地方的贪腐和官员的另一面,角度很妙,也有一些朋友十分好奇,我是怎么找到这个和尚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