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男篮结束高原集训 奥运目标剑指前八(图)

男篮本次高原集训最后一节训练课 放松为主队员欢声笑语男篮本次高原集训最后一节训练课 放松为主队员欢声笑语
男篮本次高原集训最后一节训练课男篮本次高原集训最后一节训练课

原标题:中国男篮结束海埂集训 奥运目标剑指前八

“咱们练好最后一次,为这次高原集训划上个圆满的句号。”5月4日,中国男篮结束了为期三周的高原集训,离开昆明后,他们将转战南宁,进入奥运会前的热身赛。

保障有力 请东北厨师给男篮上菜

“这次高原集训达到了很好的效果,队员们实现了增肌减脂的体能锻炼目的。”在结束集训后,国家男篮领队柴文胜表示。今年奥运会,中国男篮目标在“进入前八”,此次高原集训,男篮除了储存体能之外,另一个重要目的增肌减脂,篮球训练强度大,热量需求高,加上队员多数都是北方人,对云南菜有些不适应。海埂基地考虑到这一问题,专门从外面聘请了东北厨师,手抓羊肉、馅饼、韭菜盒子每天换着花样给队员吃,并且每顿保证有两道北方菜。

海埂基地主任张彦辉介绍,奥运备战最重要的就是食品安全,队伍吃得好是其次,吃的安全才是关键。为此,基地每天都对食材进行抽检,特别对肉类供给上严格把关。柴文胜说:“我们在基地吃得好、住得好,场馆条件也很好,到基地就感觉回家了。”

过去两年,中国男篮都是在CBA总决赛结束后立刻集结,但今年因为宫鲁鸣是否出任球队主帅一事迟迟未能定夺,而影响了集训时间。直到联赛结束后25天,大部队才离开北京奔赴昆明。由于放假时间较长,今年的集训对于队员们来说,比往年难度更大,不过好在国手们都有着非常积极努力的训练态度,三周的高原集训结束后,队员们状态不错。

目标减脂增肌 高原训练效果出众

在今天的早上的室外活动中,宫鲁鸣带领队员们进行了放松,抓耳饶圈再接跑跳,男篮的小伙子们不少转完圈就头晕了,队友们在一旁更是开起了玩笑,这也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备战奥运的紧张气氛。训练结束后,主教练宫鲁鸣以及体能教练王卫星对本次集训进行总结时,给予了队员们很高的评价:“在这三周的时间里,睢冉瘦了7公斤,翟小川瘦了5公斤,邹雨晨等人也瘦了3、4公斤,集训开始时为队员们制定的减少脂肪增加肌肉目的全部达到了。”柴文胜说。

而除此之外,昆明训练期间,国家队还在宫鲁鸣的指导下,还进行了技战术方面的特别训练。之前国家队的技战术训练一直由希腊外教雅尼斯负责,这次昆明集训,在外教没有到队的情况下,国家队根据去年亚锦赛的情况,组织了7对7的分组对抗,在技战术方面进行了复习和改造。除了每天枯燥的训练,教练组还为队员们安排了不少趣味项目进行调剂,训练空闲,队员们踢了一场足球赛,落败的一方背着胜利一方在场地走一圈;五一节,球队进行了一场保龄球赛,接地气的奖品让队员颇为满意。 “我们里约奥运会的目标就是在小组赛打出精气神,赢两场比赛,争取进前八。”柴文胜说。

认可海埂基地 两支国字号队伍高原备战奥运

此次集训的海埂训练基地也得到国家篮管中心的认可,为了感谢海埂基地多年来对国家男篮的支持和保障,国家篮管中心特别为基地送上了一面锦旗。“保障有力,共铸辉煌”八个字让我们看到了国字号队伍对海埂基地的认可与情谊,在奥运备战的关键时期,昆明海埂基地想队伍所想,尽全力所做,细节服务赢得了所有国字号队伍的掌声。

据悉,昆明海埂基地将把老旧的沙地网球场改造成6块篮球场综合训练场,改造完成后,海埂基地将一共拥有14块篮球场,成为全国篮球场数量最多的训练基地。今年11月,海埂基地将接待CBA为期6周的高原集训,海埂基地的服务接待功能将更上一层楼。说起宫鲁鸣对高原训练的认可,柴文胜说:“宫指导向来重视高原训练,从他带队女篮开始,到2014年接手男篮,每年都会上海埂集训。”同样重视高原训练的还有国家游泳队,此次来高原备战的共有张亚东和朱志根带领的两个组,加上广东队和湖北队共60人抵达海埂。两支国字号队伍同期抵达,对基地的接待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云南网 记者张成)


认识到生命空无,就无往不胜

只要认识到空无的道理,生命就无往而不胜。生命想透了其实与一个晚期癌症病人无异,什么都不必太过执着,喜欢干点什么事就干点什么事而已。


下一个美国超级英雄特朗普

“特朗普现象”其实是美国新教文明进入衰退期以后的一次自救。特朗普和他背后的美国群众,是对内外挑战的坚决应战,是美国文明不甘沉沦的生命活力迸发。而与之对立的建制派,则是腐朽的、堕落的。特朗普参选的结果,将决定美国未来是走向中兴还是就此沉沦。


支持年轻人构建中国科学未来

中国的科技教育体制需要进一步完善,对这一点大家有广泛共识。完善体制的重要举措之一就是支持年轻人,特别是那些独立生涯起步不久、相当于国外助理教授时期的年轻科学工作者,以及当代科学研究的主力军:博士后和研究生。


当今世界的130多个共产党

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有越来越多国家的共产党与社会党开始不同程度的互相交往、联合斗争。中共自1982年以来也与社会党国际和多国社会党建立联系,甚至多次派代表以观察员身份参加社会党国际每隔三年召开一次的国际代表大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